名字慕锦欢祁北川《替嫁新娘祁少的天价哑妻》纯净版精彩阅读

独家完整版小说《替嫁新娘祁少的天价哑妻》是喜多多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名字慕锦欢祁北川,小说精彩节选:卧室并不大,三面墙都刷着令人倍觉温暖的淡橙色,床尾所对着的那面是一大块落地窗,可以完整的看见窗外大片绿色的草地以及她来的路上所看见的一横排的高大法国梧桐树,视野开阔且明亮。铺着粉色橙色相错碎花的双人床上,粉色枕头正正的摆放在中间,两侧摆放着......

名字慕锦欢祁北川《替嫁新娘祁少的天价哑妻》纯净版精彩阅读

《替嫁新娘祁少的天价哑妻》文章节选

卧室并不大,三面墙都刷着令人倍觉温暖的淡橙色,床尾所对着的那面是一大块落地窗,可以完整的看见窗外大片绿色的草地以及她来的路上所看见的一横排的高大法国梧桐树,视野开阔且明亮。

铺着粉色橙色相错碎花的双人床上,粉色枕头正正的摆放在中间,两侧摆放着可爱的熊公仔,姿态憨厚可爱无比,是慕锦欢看一眼就喜欢,会忍不住走过去抱起磨蹭的。

她也的确走过去抱着毛茸茸的熊仔揽进了怀里。

小时候她是和姐姐慕锦溪住在一起的,房间的摆设喜好全都是按照慕锦溪怎么高兴的来,而终于等到分房了,她的房间依旧不能是她自己做主的,单调的白色,可爱的毛绒公仔也只有姐姐才能拥有

这是慕锦欢住过的最喜欢的房间了。

可是,这个房间是为了姐姐准备的,而不是她。

巴掌大的精致小脸埋入了公仔的毛毛中,慕锦欢倒在柔软的床垫上,暖暖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洒落,无声安慰她的落寞寂寥。

就在这栋别墅的第三层阁楼书房,美式书桌上的电脑屏幕的画面恰好对准了楼下倒在床上的慕锦欢,画质清晰的甚至能看见她呼吸而一起一伏的背脊。

管家站在桌前,一板一眼的报告着,“老爷和夫人的飞机一个小时后降落,叶询已经开车去接,厨房也开始准备午餐,各位外家先生夫人也在来的路上,所有都按照少爷的吩咐安排进行。”

狭长的凤眼里藏着一抹深藏不露的光,祁北川的视线没有离开屏幕画面,漫不经心的随口问一句,“她呢,慕为宁离开后有什么表情?”

管家低头回答,“慕小姐没有太多的表现,不过......”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讲,而祁北川微冷的视线已经投来,教人不得躲避的威严,逼得他没有了顾忌,“老奴觉得这位慕小姐有些奇怪,似乎......并不像之前老爷提到的那样,性格挺温善内向的。”

祁北川轻轻的撇唇,不隐嘲讽,“是内向,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管家面色一变,就听见祁北川的吩咐,“我爸妈那边先别提,待会儿午餐的时候我会亲自跟他们说明的。”

看来祁北川是已经知道了其中的真相,也有了打算。

管家舒了口气,颔首行礼后离开了别墅。

饶有意味的盯着屏幕里在床上渐渐睡去的女孩儿,祁北川瞥了眼摊开在手边的照片,薄凉的唇缓缓绽开了弧度。

慕家白白送了个玩具过来,他可不能让慕家的人失望啊。

“慕小姐,您在里面吗?”

笃笃的敲门声一下子将睡眠中的慕锦欢给惊醒,她猛地坐起身愣了半晌,忙下地开门。

外头是穿着黑白服饰的女佣,“慕小姐,午餐已经准备好了,请您移步到老宅就餐吧。”

慕锦欢比了比手势,对方不解的表情让她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她只能尴尬地微笑点头,然后拿出手机敲打出几个字:‘请问能带我去吗?’

女佣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是的,请您随我来。”

是先前那条路子原路返回,慕锦欢被带到了老宅的大门台阶下,她抬起头,迎着中午的烈光,恍惚间见一道身影从大开的门内走出,伟岸挺拔的高大身躯,穿着宽松的浅灰休闲装依旧是那么严谨不可近,刀工鬼斧雕刻而形的俊脸上,有着一双尤为深邃勾人的凤眼。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之前他来慕家商谈与姐姐的婚事,她也见过他。

可慕锦欢还是不由自主的为他屏息。

这个男人长得太好看,太有吸引力......也太过冰冷可怕了。

她抿了抿嘴,在台阶最高处看了她好一会儿的祁北川终究没有了耐心,“还不快上来,等着我下去接你?”

忙拾级而上,慕锦欢一步步的走到了他的面前。

还是觉得别扭,她往旁边的位置挪了挪,而看出她心思的男人却长臂一伸,一把将她扯了过来。

慕锦欢的抗拒挣扎被他轻而易举的压制着,她瞪着一双水漉漉的杏眼,只见他淡然无比的开口。

“记住,你可是慕家来的,是我祁北川的未婚妻,你的一举一动可是事关慕家生死的。”

慕锦欢身子一震,与此同时祁北川已经揽在她的后腰,带着她翩然走入了宅子。

还没到客厅,就已经听见里头热闹的说话声,慕锦欢下意识的绷紧了神经,在转过檀木水晶屏风的那一刻,提起了呼吸。

“爸,妈。”祁北川向被众人包围坐在沙发中央的两人唤道。

葡萄一般清澈剔透的黑瞳冷不防地与一双极具威严深刻的探究视线撞上,一瞬的呆愣后,慕锦欢眨了眨眼,冲着对方展开了浅浅的笑容。

女孩肤白如雪,精致小巧未消稚气的脸蛋上绽开若梨花般清雅恬淡的笑,令在场的人看着,皆有片刻的恍惚失魂。

祁家前任当家主子祁英远最先回过神来,颇有几分赞赏的看着如此淡雅脱俗的慕锦欢,“你就是慕家女儿?”

慕锦欢点头。

祁英远顿了顿,再问,“也许久没有同慕家老太太碰面,她老人家身体可还康健?”

慕锦欢再次点头。

适才的那朵如花笑容令众人迷失了眼,而现在慕锦欢两问两颔首,也还是让祁家的人有所察觉。

年过半百而风韵犹存的祁家夫人连慧美则是拉下了脸,“慕家教出来的女儿,长辈问话连一句是也懒得动嘴皮子说出来?”

‘不是的......’

慕锦欢慌忙的摆着手,急切的想要解释,可终究一个音也发不出来。

她仓皇失措地心跳都恨不得蹦出身体的时候,揽着她后腰的男人终于是有了行动,按住了她抖动的双肩,给她一个淡然的眼神。

祁北川上前一步,遮挡住了连慧美对慕锦欢的瞪视,开口而出沉厚有实的男声,如大提琴弦音沉稳好听,让慕锦欢失措心跳得到片刻安定,也瞬然忘记思考和辩驳祁北川话里的歧义。

“锦欢是慕家的幺女,因为她儿时重病落下后遗症而不能开口说话,不过我很确定,她就是我要的未婚妻。”

 

难以挽回:这是我目前唯一一个看到十几章就给了五星好评的书。

  • 发布时间:2022-09-20 15:39:45
  • 作者:喜多多
    小说名:替嫁新娘祁少的天价哑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