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秋意封裔)最新章节_无弹窗

小说主人公是叶秋意封裔的小说叫做《王妃别想跑》,它的作者是热宫娘娘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上叶非晚剧烈咳嗽起来,脸色煞白。顾不得其他,芍药飞快从衣袖掏出白色粗麻绢帕,凑到叶非晚唇边:小姐,你没事吧?可不要吓芍药 瞧你,乱紧张。叶非晚虚弱着将芍药手里的绢帕拂开,秀丽的小脸痩骨嶙峋,苍白如纸,凌乱长发散在枕头上,青丝衬的她越发没有血色。小姐芍药还欲说些什么,手突然就抖了抖,雪白的绢帕被鲜红的......

(叶秋意封裔)最新章节_无弹窗

《王妃别想跑》章节预览

厢房内,气氛分外诡异。

尤其封卿,余光瞧见叶非晚那抹笑意后,神色更是阴沉了几分。

她竟将他推给旁人。

这一念头,着实让他恼火。

可反应过来,后背却又生出一身冷汗,他在做什么?竟因着那女人的礼让而心生恼意?他岂会这般? 思及此,封卿冷意收了几分,竟还对那江雅云微微颔首示意。

江雅云脸色羞红,越发娇柔。

叶妹妹,我若是你,便不忍了。

郑欢一手遮在唇边,凑近到对面叶非晚跟前,低声道着。

彼时,叶非晚正夹着一块酱鸭肉,闻言轻笑:所以郑公子,你不是我。

难不成你今日吃错药了?郑欢越发诧异,离着叶非晚更近了,以退为进这一招,你两个月前早就使过了。

咳咳——一旁叶羡渔清咳两声,二位聊什么呢?他再不言语,怕是右侧某王爷要绿云压顶了。

我可没耍花招。

叶非晚睨了郑欢一眼,将酱鸭肉放入口中,果然鲜香的紧。

只是还没等咽下,就听见候在身后的芍药声音:小姐,大夫说了,您不可吃这般重油之物。

叶非晚一僵,匆忙咽下,扭头一笑:只此一次! 芍药无奈,摇摇头:那下不为例。

好生大胆的下人,郑欢开玩笑道,叶妹妹,你管教无方啊,怎的吃什么都做不了主? 芍药被他这番话说的面红耳赤,厢房内倒是活络起来。

唯有封卿,听见方才芍药那番话,双眸微眯,不可吃重油之物?又想到她去查身孕一事 在想何事?叶羡渔拿过酒壶,欲给封卿添上。

封卿却顺势将酒壶接过,拿了空酒杯,倒了满一杯酒,径自递到叶非晚跟前:叶姑娘,请。

话落,满室寂然。

毕竟,这是封卿第一次为叶非晚斟酒。

叶非晚会饮酒,只不精罢了,若是平日他亲自倒酒,她定然欣喜接过,谁也劝不住。

可是今日,她却只望着封卿手中酒杯,而后声音轻描淡写:小女身子不适,不胜酒力,还请王爷见谅。

而后,再不望他。

她竟将封卿晾到一旁,众人再次诧异,便是素来寡言的李广陵,都瞧了叶非晚一眼。

果然这般! 封卿却还没意识到周遭人目光,只心底嘲讽,不能吃重油之物,不能饮酒,甚至她方才吃的都避开了辛辣餐食,分明在养身子! 这个女人,当真怀了以胎儿要挟的心思! 徐徐放下酒杯,封卿轻哼一声。

只不知为何,方才因着她的刻意忽视而生出的郁结,竟淡了几分,心思也舒缓不少。

王爷,这醉仙楼的豌豆黄乃是一绝,您也尝尝对面,江雅云打破此间静默,声音低低柔柔,话落,她已拿过筷子夹了一块豌豆黄,放入封卿碗中。

众人被此声引过去,望了一眼,叶非晚亦是,可望见后心中忍不住冷笑一声。

这江雅云好生蠢笨,一则是封卿素来不爱甜食,二则是,这厮洁癖的紧,二人成亲整整一年,他才能接受她不用公筷给他夹食物。

如今,江雅云倒是将他的忌讳犯了个遍。

可下瞬,叶非晚心有讶色,封卿目光似有若无的朝她望了一眼后,缓缓夹起那块豌豆黄,吃了下去。

他分明是在嘲讽她! 叶非晚脸色登时冷了下来,什么洁癖,只是因为他嫌弃她罢了!果然,决计离他远远的,是对的! 想到此,便是眼前的山珍海味都失了味道,她放下碗筷,轻拭唇角:诸位,我吃好了。

叶羡渔微微蹙眉:怎的吃这般少?莫不是又想饿出那细腰? 说什么呢,我便是饿出细腰,也无人看啊,叶非晚笑了笑,我心心念念着那首饰铺子新到的玉镯子呢。

什么玉镯子,惹得咱叶妹妹饭也不吃就去买?郑欢顺势问着,心底却道这妹子怕是捻酸了吧。

只是翠玉轩新到的通体碧绿的镯子,郑公子何时对女子之物感兴趣了?叶非晚说着站起身。

倒也不是对女子之物感兴趣,只是对叶妹妹的眼光感兴趣。

郑欢说着,意有所指的朝封卿望了一眼。

我以往的眼光,着实不好。

叶非晚似有所指望了眼某王爷,勾唇笑笑,转身唤了芍药离开此处。

她这几天本就因着药物食欲不好,还和封卿同处一厢,胃口更是倒尽,如今出来后,方才轻松几分。

小姐,那翠玉轩没来新货啊。

芍药满眼不解,她觉得小姐今日分外奇怪,不光让了王爷对面的位子给旁的女人,方才王爷肯给小姐倒酒,便是二人见的进步了,小姐怎的还着急出来? 傻芍药,叶非晚敲了下芍药的额头,我自然是不想见到那冷面男人。

冷面芍药一顿,继而睁大眼睛,您是说王爷? 叶非晚颔首。

可您不是不是 不是追的他满城皆知,还不要脸了求了赐婚?叶非晚顺着她的意思道。

芍药点头。

如果我说,我如今对他避之不及,不想和他成亲呢?叶非晚随意道着,朝街市而去。

芍药似被她说的惊到了,毕竟是抗旨不尊的大事,可思虑好一会儿她还是跟在叶非晚身侧道:奴婢永远跟着小姐。

叶非晚脚步一僵,若是前世,她怕是还听不出芍药这番话的分量,可是今生,她却知晓芍药当真是永远跟着她的。

即便在那冷院中,亦是。

小姐,您怎么了?芍药恐自己说错话,匆忙问道。

没事。

叶非晚摇首,只是觉得你这般傻,我更不能把自己弄得狼狈了,免得连带你一道被人欺辱去。

小姐芍药满眼动容。

好了,今日好容易出来,当好生玩一玩。

叶非晚一拍手,扭头拉着芍药朝街市而去。

二人一路笑闹,倒是靠近了不少,芍药之前还拘谨着主仆有别,一下午便轻松许多。

待得夜幕将要来临,叶非晚还是去了一趟翠玉轩,免得叶羡渔问起来自己买的镯子在哪儿,她也好交代。

只是,方才靠近那翠玉轩,便听见里面那柔弱无骨的娇软之声:封公子,您瞧,小女戴这个簪子如何?

  • 发布时间:2022-09-20 15:06:59
  • 作者:热宫娘娘
    小说名:王妃别想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