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困潦倒的亲生家庭(姜折秦景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姜折秦景琛是小说《穷困潦倒的亲生家庭》中的主要角色,这是由作者甜甜西米露创作的一部豪门小说,故事讲述了服,极其普通的白色衬衣和黑色格子裙,一双露在校服短裙外的腿,颀长纤细,白得晃眼,让人莫名觉得这身校服的质感仿佛私人定制。她慵懒地斜倚在栏杆上,一双又仙又媚的狐狸眼微垂着,漫不经心的享受着此刻的阳光。姜凡月的目光带着嫉妒在她身上辗转了几瞬,开口问道:姐姐,听说我们亲生爷爷今天就要过来了,你想好了要跟他......

穷困潦倒的亲生家庭(姜折秦景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穷困潦倒的亲生家庭》章节预览

第11章 只当是花钱消灾

对面很快回复:什么?竟然有这样的事情?我马上让人查!

半个小时内收回去。

收到!半个小时拿不到药我拿人头来见你。

要你人头何用?姜折嫌弃。

秦景琛回来的时候,看到她正好收起手机。

给你准备了点吃的。

刚刚下属来汇报,就是将给姜折准备的吃的拿来了。

她晚餐就吃得少,刚刚又消耗了这么久。

饭菜牛排蔬果牛奶一应俱全。

姜折随意瞥了一眼:没胃口。

我让人重新准备。

姜折掏出瓶子,往外倒口香糖:吃这个。

她扔了两粒在口里,瓶子里所剩不多,她忽然微微蹙眉。

秦景琛已经发现她经常吃口香糖,仿佛牙齿一刻也停不下来。

他正要开口,对面的少女将瓶子递过来:你吃一粒。

跟在他身边的下属正要伸手阻挡,这是他惯常动作,也是他职责所在。

秦景琛已经先一步接过了瓶子。

下属大吃一惊:对不起秦爷,我手慢了。请秦爷责罚。

秦景琛轻笑了笑,眼角下泪痣越发妖冶得明显,不多不少的倒出一粒来塞进口里。

罚你什么?去忙你的吧。秦景琛语气温和。

下属如蒙大赦,这是什么情况?紧接着他唇角抽了抽,秦爷竟然真的吃了那口香糖?

走了。姜折收回口香糖瓶子后,难得的露出一个浅到一闪即逝的笑容,大步向外走去。

秦景琛还是捕捉到了她微表情的变化,跟上她的脚步。

楼下,梁金兰正坐在车里等待着。

今天姜凡月有点感冒,顾嘉恒十分重视,亲自驱车陪她来这家锦城最好的私人医院拿药。

这份殊荣让整个姜家人脸上都有光。

梁金兰想多给他们一点相处空间,便没有跟进去。

她正跟自己的朋友炫耀,一眼看到姜折拎着书包从门口走出来。

姜折怎么又在这里?

梁金兰不悦地皱眉,她多半又是从江云轩那边打听到顾嘉恒在医院,专门来偶遇顾嘉恒了。

姜折!梁金兰压着怒火走向姜折。

姜折正嚼着口香糖,脸上没什么表情,梁金兰对上她的眼眸,被她一双近乎妖的眼睛看得心底发凉。

梁金兰不喜地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跟你有关?姜折继续嚼着口香糖,语气极淡。

我知道你来这里做什么,嘉恒是陪凡月来医院的,他对凡月体贴至极,一个小小的感冒都不舍得凡月受苦,专门来这里找了专家治疗,他不可能会喜欢上别的人。你收了这个心思吧。

见姜折不说话,梁金兰以为自己猜透了她的心思。

她从包里掏出一张饭卡,凡月留在姜家,我知道你心里有不平衡。槐树街中学的饭卡,给你充了一万,我说到做到,不会少了你的。

梁金兰只当是花钱消灾。

姜折没有伸手,瞥一眼饭卡,眼神冷且淡。

梁金兰知道她不满意,留在姜家,吃穿用度方面的好处可太多了。

她说道:你留在姜家的钢琴,我改天找人给你送过去,再给你两万现金。

劈了吧。

什么?

姜折重复:我说钢琴。

你!梁金兰脸色难看。

这可是她当初专门买给姜折和姜凡月的,虽然给姜折买得勉勉强强,价值也远不如姜凡月那台,但是毕竟也是她花了钱的。

姜折没有再理会她,看到林肯开了过来。

车窗放下,是秦景琛亲自开的车。

他从车上走下来,到了姜折身边。

男人的气质虽然温柔,但是压迫感却如同有实质,梁金兰上一次就领教过,这次再直面秦景琛,不免依然有畏惧之感。

他还开着林肯?姜折什么时候交的这种朋友?

走吧。姜折声音平静。

秦景琛打开车门。

姜小姐!有人急匆匆地赶过来,手中捧着各种礼物。

他快步到了姜折面前,语气诚恳:我是代表唐家来的,这些东西请姜小姐务必要收下。

秦凤保住了孩子,也是唐家的幸事,楼上唐家人一确认这个消息,就马上安排人送来了厚礼。

安排得匆忙,有些礼物甚至还没有完全包装好,从袋子上的logo来看,名表名包、珍稀补品应有尽有。

目测价值至少过百万。

举手之劳。姜折没有收下的打算。

姜小姐若是不收,我实在是无法回去交代啊。来人十分坚持。

姜折看一眼秦景琛,你解决。

秦景琛纵容一笑,对那人说道:拿回去。

送礼的人不敢忤逆秦景琛的意思,心头狐疑,这位秦爷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解决完礼物的问题,姜折坐上了林肯。

秦景琛亲自驱车,限量版的林肯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梁金兰的嘴巴张大,一直没有合上,刚刚他们说的唐家,是锦城名望卓著、连顾家也要礼让三分的那个唐家吗?

可是怎么可能,那样的唐家,顾家也没机会常去走动,他们怎么会对姜折毕恭毕敬?

她想了想,唐、姜都是锦城的大姓,重名概率高,不可能单单凭着一个姓就断定什么。

还有那些礼物,谁知道真假?

车上,姜折上去后,就一直在摆弄手机,一点聊天的打算都没有。

秦景琛难得亲自开车,开得十分平稳。

等红灯间隙,他开口:今晚抱歉,下次再请你吃饭。

不用。姜折的注意力都在手机上。

对面刚刚的人回话了,告诉她JZ药物研究所流出去的药物找到了。

OK。管好了。

从秦景琛的角度看过去,只有手机的微光在她脸上明灭。

到了姜家,姜折拎着包下车,只作了一个拜拜的手势,便迈开细长的腿朝前走去。

车灯明亮,将她回家的小路照得敞亮。

秦景琛一直坐在车上,望着她不曾回过头的背影,直到完全消失,他还没有收回视线。

电话铃声响起,秦景琛按下去:琛哥,凤姐孩子保住了,秦奶奶醒来后心情不错。我来得晚了,听说是姜小姐帮凤姐保住的孩子?

  • 发布时间:2022-09-20 11:04:10
  • 作者:甜甜西米露
    小说名:穷困潦倒的亲生家庭